你的位置:香港挂牌论坛 > 香港挂牌记录 > 正文

音乐之生:音乐治愈孤独灵魂 展映影片

更新时间:2019-06-13

  跟随着他的脚步,导演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记录下全美国各地的人们,通过聆听音乐而恢复健康的奇妙经历,也访问了许多专家,包括著名的神经科学家及畅销书作者奥利弗·萨克斯(著有《音乐恋歌:音乐与大脑的故事》)、音乐家博比·麦克费林(代表作《别担心,要快乐》)。

  《音乐之生》通过欢乐明快的影像探索了音乐与心灵,展现了音乐唤醒灵魂的力量。

  2014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这个鼓舞人心的动人故事让观众自发鼓掌欢呼,赢得了观众选择奖。在这部电影的推动下,“音乐之生”基金会成功建立,这是一家致力于传播本片最核心的人文关怀的非营利性组织。

  《音乐之生》的拍摄开始于三年前,导演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遇到了社会工作者丹·科恩。科恩创办了一家名为“音乐与记忆”的非营利性组织,将个性化的音乐带入老人和病人的生活。

  通过科恩的介绍,罗萨托-贝内特遇到了94岁的老年痴呆症患者亨利。亨利收到一只iPod,里面下载了为他专门挑选的音乐。

  《音乐之生》记录下了这样的一幕:亨利无精打采、茫然无措地坐着,直到有人为他戴上了耳机,他听到了他最喜爱的歌曲,眼神几乎立刻有了焦点,身子坐直起来,神情愉快而有活力。

  亨利甚至跟着凯比·卡洛威——一位以极为快速的衬词唱法而闻名的爵士乐歌星——一起唱了起来。

  “十年以来,亨利几乎一直垂着头坐在走廊里”,罗萨托-贝内特说,“我们发现亨利喜欢福音音乐和凯比·卡洛威,所以替他把这些下载到iPod里。我们第一次把这些音乐放给他听时,他就被唤醒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开始指挥音乐。他在我眼前起死回生了。就好像他重新拥有了他自己的身体,还有他自己的灵魂!”

  亨利惊人的反应直观地证明了研究结论,即音乐比其他任何一种刺激更能充分地激活大脑。

  科学家们发现,当我们听到音乐时,我们的整个大脑都被启动了,尤其是那些对应着快乐、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运动以及记忆的区域。

  “对老年人的护理中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安定药的过分依赖”,罗萨托-贝内特说,“目前,无论在疗养院还是在家中,超过20%的病人都在服用这些相当危险的药物,但有很多新的证据表明,对于亨利这样的人来说,个性化的音乐可以替代这些药物。”

  然而,正如老年医学专家、长期护理服务体系改革的倡导者比尔·托马斯医生在影片中指出的那样:“医疗系统把人类想象成一部高度复杂的机器。我们的药物治疗就像在调整旋钮一样,但在医学领域我们还没有做到任何触及病人的心灵和灵魂的事情。”

  “我们花在那些多半没用的药物上的钱,远远高于让美国所有疗养院的病人拥有个性化音乐所需的费用”,托马斯说,“我可以随便开一张每月花费1000美元的抗抑郁药处方单,没人会有意见。个性化音乐不被当作一种医疗干预的手段。相信我,真正重要的东西不在药瓶里。”

  见证了另一位反应迟钝的病人同样富有戏剧性的改变之后,罗萨托-贝内特感到自己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个想法分享给全世界。“我明白了人类用音乐来与自己、与他人沟通,这比我们开口说话的历史还要久远!”他继续说道,“我们演奏音乐,我们一起唱歌跳舞,因为它让我们无需语言就可以联结在一起。它作用于人类身上极具智慧的那一部分。我相信它蕴含着我们最深刻的智慧。”

  《音乐之生》在很大程度上使音乐疗法的价值得到越来越多的认识和接受。科恩的项目从三家疗养院扩展到了两千家,有一部分帮助来源于这部电影吸引到的私人捐款。

  “音乐之生”基金会正在鼓励学校、教会与普通公民投入这项计划,改变美国人度过晚年的方式,使其变得不再那么孤独。

  犹他州制定计划为老年人提供个性化音乐,威斯康辛州正在进行一个获得联邦政府资助的项目,首次尝试通过给病人听个性化的音乐来减少精神药品的使用。

  然而,由于超过一百五十万的人正在接受护理服务,再加上更多待在家里的老年人,这项使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导演知道通往成功的道路一向充满了未知与艰辛。罗萨托-贝内特用最初得到的一小笔补助金制作了关于亨利的一段视频,并发布在“音乐与记忆”网站上,希望借此筹集更多资助。连导演本人都没有预期到后续的反响。

  “它火了”,他说,“短短一星期内,将近700万人在网站上观看了这段六分钟的视频。这段视频引起的情感共鸣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们开始收到陌生人的私人捐款,多达5000美元,他们对这个项目抱有信念。”

  罗萨托-贝内特用这些私人捐款、额外的补助金以及众筹平台Kickstarter来资助《音乐之生》的制作。他也联系到了著名神经科学家及畅销书作者奥利弗·萨克斯、音乐家博比·麦克费林,他们都愿意在电影里露面。

  “他们很少参与这样的项目。”罗萨托-贝内特说,“萨克斯博士——在我心中他是一位守护科学与音乐的圣徒——告诉我,音乐比其他任何一种人类体验都更深刻地影响着大脑,恢复那些原本无法被触及的情绪和记忆。博比玩了他所说的‘五声音阶摇滚’,是我在这部电影里最喜欢的片段之一,生动而富有趣味地展示了音乐在我们心灵深处流淌。”

  电影的拍摄一结束,罗萨托-贝内特就开始担心它是否会有观众。他在2014年圣丹斯电影节上知道了答案,罗萨托-贝内特说他甚至差点错过这个活动。

  他回忆到,“在截止的那天晚上,我妻子说动了我去参加,但当我找到联邦快递时他们已经关门了。然后她对我说:‘第34号邮局不是开到午夜吗?’我们还剩20分钟的时间可以赶到那里。我在六个街区之外的地方堵车了,最终下车跑到了那里。我赶在邮局正要关门的时候赶到了。当我们接到圣丹斯的电话通知我们入选时,我真是喜出望外。”

  “这段经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罗塞托-贝内特说,“在圣丹斯,人们告诉我‘我从头哭到尾’、‘我来圣丹斯电影节来了21年,这是我在这里看过的最好的电影’。”

  对这部电影的好评不断增多,它持续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嘉奖与认可,包括米兰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纪录片奖以及其他十几个奖项。

  罗萨托-贝内特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为每一家疗养院提供MP3,“我们生活在一个崇尚个人的世界里,把物质、生产力看得比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更重要”,他说,“个性化的音乐可以为那些最需要它的人增进沟通。我正在开发一款应用软件来帮助人们为身边的老人找到音乐。我建立了‘音乐之生’基金会,因为我希望大家都能体会到我们在拍摄这部电影时的感受。帮助孤独的人,使孤绝的心灵焕发生机,让一位老奶奶重新得到她热爱的、多年没有听到的音乐,那是一件会陪伴她余生的礼物,这些事能让你体会到帮助别人是多么快乐!”

  导演最有挑战性的目标或许是让这种疗法的费用被纳入医疗保险中。“你每个月可以拿到几千美元的钱来购买药物,却没有40美元来买音乐播放器。”

  罗萨托-贝内特说他的人生因为拍摄《音乐之生》而改变了,这是他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我希望这个故事能让人们由衷认识到音乐的治愈力量。音乐能教会我们人之为人意味着什么,这似乎是我们正在遗忘的东西。通过拍摄这部电影,我遇到了很多美好而敏锐的灵魂,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这一点。”

  罗萨托-贝内特补充道,“音乐让我们能够接触到以前接触不到的人群。它让我们触碰人心,点燃灵魂。通过音乐,我们可以帮助老人以及正在变老的人守护自己身上的人性,而且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守护了我们自己的人性。”

  “音乐之生”基金会是一家致力于扩展人际交流、通过音乐和电影的力量来培养同理心的非营利机构。我们激发并增强富有意义的共同体验,把几代人连接起来,唤醒记忆,激活生命力。

  创立并推动服务于以下目的的教育项目和技术,改变我们的文化看待衰老的方式——

  在青年与老年人之间培养同理心、促进交流,尤其关注四百万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住家老人。

  支持并改善那些想要以音乐为情感与沟通媒介的人的体验,尤其是对老年痴呆症患者。

  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导演、编剧、制片人)正在他的制片公司“投影媒体”的帮助下制作几部纪录片。这些项目起源于他对社会福祉以及人类进步事业的热忱投入。他也是“音乐之生”基金会——一家致力于通过音乐与故事来扩展人际交往的非营利性组织——的理事。

  丹尼尔·鲍尔(“音乐之生”基金会项目拓展总监)正努力把“音乐之生”的实践应用到现实生活中,促使学校和其他组织“接纳一位老人/搭起一座桥梁”。丹尼尔相信老人不应该孤独终老或被孤立,尤其是那些老年痴呆症患者。丹尼尔近二十年来的工作集中在与那些关注健康、以游戏为基础的科技教育、艺术规划的国内及国际组织进行合作。丹尼尔本科读的是企业管理,正在攻读“家庭生活”专业的硕士。他两次被WEGO健康事业活动家奖提名,分别被提名“英雄”和“最佳保密”两个奖项。

  丹·科恩“音乐与记忆”的创始人与执行理事,“音乐与记忆”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拥有个性化音乐播放列表的数字音乐播放器的非营利性组织,帮助具有认知障碍或生理疾病的老年人提高生活质量。“音乐与记忆”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几百家长期护理疗养院中得到实行。

  科恩从艾德菲大学的社会工作专业取得硕士学位,并把自己的大部分工作投入在帮助个人及组织更有效地使用科学技术。

  雷吉娜·K·斯卡利(制片人、执行制片人)是一位曾被奥斯卡提名的执行制片人。最近一次是因为2013年一部精彩的纪录片《隐秘的战争》,这部电影是关于军队里经常发生的女性或男性被强奸的现象。《隐秘的战争》赢得了2012年圣丹斯观众选择奖。斯卡利也是《雕塑小姐》的执行制片人,那部优秀的纪录片揭露了媒体、政治、娱乐中对女性和年轻女孩的刻板描绘所体现的性别偏见。斯卡利是的创始人之一。奥普拉·温弗瑞的OWN电视台买下了《雕塑小姐》。斯卡利女士也帮助这部电影进入了广受好评的国家课程,协助这项计划的发展与推广。斯卡利也参与了一些电影的工作,比如《甜蜜的负担》(一部关于美国越来越普遍的肥胖症和糖尿病的优秀纪录片)、《音乐之生》(一部最近赢得了2014年圣丹斯电影节观众选择奖的电影)、《安妮塔:向权力说真话》(关于安妮塔·希尔听证会的20周年纪念)。斯卡利是阿尔忒弥斯发展基金会的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也是纽约雅典娜电影节的创始赞助人。

  沙哈尔·朗勒夫(摄影指导)是一位与嘻哈音乐家及纽约爵士乐手有广泛合作的摄影师。他为MTV、VH1、BET拍摄了许多音乐录影带与现场演出。朗勒夫目前正在筹备他的第一步叙事长片,以及一部与埃利·威塞尔合作的纪录长片。

  马克·德莫拉(剪辑师)是一位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生活的剪辑师与电影导演。除了电影工作之外,他在过去的五年间和他的乐队“林中人”一起举办了全国巡演。他也是一名艺术爱好者,以音乐录影带、录像装置作品闻名。

  曼纽尔·辛加里斯(主剪辑师)已经从事剪辑师工作20年。他最近的项目包括《席卷墨西哥的风暴》,一部讲述1910年墨西哥革命的PBS纪录片,以及《疑梦》,一部讲述一名锡克教徒在他的兄弟死于9·11袭击后试图寻找和平与正义的电影。曼纽尔也是ABC夜间新闻与PBS联合投资的、备受好评的微纪录片《360度人生》的特约剪辑师。

  伊塔尔·舒尔(作曲家)最著名的作品是与火柴盒乐队的罗伯·托马斯合作完成的桑塔纳乐队的热门单曲《平滑》。《平滑》为舒尔赢得了2000年格莱美年度最佳单曲奖。伊塔尔也是“一起律动”乐队的创始成员。他与麦克斯韦一起合作完成了麦克斯韦首张专辑《麦克斯韦的都市出行装备》里的歌曲《上升(别疑惑)》。除了写歌和录音以外,舒尔也创办了一家培养艺术家及制作音乐的公司。他也为广播和电脑动画制作音乐。

  巴里·科尔(音乐监制)为超过80个媒体项目担任过音乐监制。他为纪录长片《马利》制作的原声专辑赢得了2013年格莱美的提名。科尔是电影和电视的跨媒体制作人,他运用新兴技术来提高观众的参与度,提升了整体的用户体验。他的事业最早起步于在纽约的电影制片厂“拍摄画廊”创建了音乐部门。

  丹·科根(执行制片人)是“影响力合伙人”的执行理事与共同创始人,“影响力合伙人”是一家基金与顾问公司,面向那些希望通过电影来促进社会变革的投资家与慈善家。自从2007年创始以来,“影响力合伙人”参与资助了超过50部电影,包括赢得2010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的《海豚湾》、获得200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提名的《花园》、赢得2011年圣丹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及最佳摄影奖、并获得2012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提名的《重回地狱》,以及获得2013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提名的《瘟疫求生指南》。科根是2013年创办的“游戏规则改变者电影基金”的创始人之一。“游戏规则改变者电影基金”是第一家专门赞助女性导演的叙事长片的非营利性电影基金。

  格罗琳·德莱弗斯(执行制片人)在艺术领域取得了广泛而杰出的成就,参与了许多董事会及项目。她是犹他州电影中心的创始人,也和丹·科根共同创办了“影响力合伙人电影基金”。格罗琳在2013年成为了“游戏规则改变者电影基金”的创始人之一,那是一家帮助女性导演的电影基金。

  她的独立制作项目包括奥斯卡获奖影片《生于妓院》、艾美奖提名作品《神弃》、奥斯卡提名影片《广场》、奥斯卡提名影片《隐秘的战争》以及其他多部电影节获奖作品。格罗琳对纪录片电影制作的杰出贡献也为她赢得了2013年国际开发协会阿米卡斯奖。

  (执行制片人)。由《音乐之生》导演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的兄弟、首席创意总监里默尔·舒尔创办的“眼球”,是一家创意策划设计机构,通过精妙的故事、出彩的设计、能够解决问题的洞见来树立品牌。通过与客户的合作,“眼球”汇集了许多赢得奖项的思想家、作家、音乐家,他们通过引人入胜的叙事、与消费者的深刻互动来传递品牌理念,持续产出大量的优质成果。“眼球”拥有二十年的广播与广告代理经验,与各类媒体进行广泛合作,包括电影、真人电影、设计、动画、音频及实验作品的制作。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